而且最下面还有突起的礁石这家伙一跃而下直接

看着那人眼睛发亮的冲了过来,小n有些慌了。
 
    “这人冲过来了,怎么办?还是装死不动吗?”小n也是心情复杂,因为吃鸡最近挺火的,所以她也买了一个第一次玩,记得别人说吃鸡是个打枪的游戏啊,怎么玩出了宫心计的感觉?
 
    “别慌,等他冲到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再一起动,乱拳打死这个吃低保的家伙!”
 
    楚生嘴角扬,这低保是这么好吃的吗?
 
    打我队友,抢我低保,还在z镇老子的地盘,这完全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啊!
 
    虽然小n不知道低保是什么意思,但是这人显然是想冲来打死他们。
 
    等着这人冲到面前,第一个目标是小n,这时候楚生把语音调到公共频道,大喝一声:“妈的,居然敢到我洪兴铜锣湾的地盘收低保,兄弟们给我打!”
 
    小n等的是这个机会,直接一拳揍在这家伙的身。
 
 第199章:整个铜锣湾就只能有我一个浩南哥!(投票加更)
 
    这位吃低保的家伙完全没想到死鸡里面还碰到装死的‘炸鸡’,而且听起来还是一大批。请大家搜索(品書網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!
 
    随后这人血吃了小n一拳,随后楚生和小n全都追了来,吓得这家伙仓皇逃窜。
 
    本来他和兄弟是准备一起跳光明顶的,但是看到飞机到末途还有这么多人,想着跳下来看一下。
 
    要是有活人转头到光明顶山腰的仓库搜一波,结果落地一看全特么是死鸡。
 
    仔细一数居然有满满两队,面对如此诱惑是个人恐怕都忍不住,一场游戏技术厉害的人累死累活也不一定能杀八个人,这落地有八个人头拿,有了数据还能刷一把kd,运气好随后和队友汇合后再杀两个,十杀截图还能装一波逼,岂不是美滋滋?
 
    结果这边顿时被教育了。
 
    “大哥,大哥我错了,我不该过来捡死鸡的!”这人一边跑,一边通过公频对楚生求饶。
 
    “哼,敢来我洪兴铜锣湾吃低保,你怕是嫌命太长吧!”
 
    楚生一边追着,一边挥动着拳头。
 
    小n也是在后面疯狂追击,不得不说这种感觉棒极了!
 
    直播间的水友小的腰都快直不起来,铜锣湾扛把子这一波很强势,这个收低保的家伙也真的是运气忒背,居然撞了楚生。
 
    小n和楚生还分开夹击,让这家伙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。
 
    看到前有追兵后有虎狼,这名玩家慌不择路又重新被逼回了悬崖边。
 
    楚生和小n两人合流,直接把这家伙逼到悬崖。
 
    “大哥我真的错了,我不该来铜锣湾吃低保的,我特么被人头迷了心,才做出了不智之举,跪求你看在我是混慈云山的份,饶我一条生路吧!”
 
    楚生听到这里,直接冲去是一拳。
 
    “特么的,你混慈云山十三太保,高我们整整一辈,你这家伙是占我便宜是吧?”
 
    小n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,这群家伙也太能演了吧,入戏这么深的吗?
 
    这游戏不是说好了是打枪游戏吗,这么看起来似乎还挺好玩的?玩法多元。
 
    被打的玩家只剩下一半血,这特么他看古惑仔的事实记得一个铜锣湾一个慈云山,然后是东兴了,其他地方全都不知道啊!
 
    这要是说东兴,想都不用想被乱拳打死。
 
    但是其他地方他又不知道,这该怎么办?
 
    看着楚生逐渐逼近和泰拳警告,这名玩家咬了咬牙大喊道:“去你妹的洪兴,劳资东兴耀阳怕你一个陈浩南吗?哼,等我他日东山再起,必定踏平你们洪兴!”
 
    话音刚落直接选择跳崖,反正下面是大海,落下去也不会摔死,到时候让光明顶的队友搜完了开车过来接他可以了。
 
    这家伙的一通乱喊也吓到了楚生,没想到这家伙骨头这么硬啊!
 
    楚生走到悬崖边朝下扫了一眼,果真让他看到一个盒子和还在滚落的尸体。
 
    这悬崖是不规则的,不是垂直一块峭壁,而且最下面还有突起的礁石,这家伙一跃而下直接甩在途,然后半血直接给摔死了。
 
    “摔死了,真辣鸡!”楚生又嘲讽了一声,这一波直接让他的吐槽值来到了20点,美滋滋。
 
    回过神来,看着自己两个掉线的队友和一队真死鸡,楚生问道:“你第一次玩这个游戏,还没杀过人吧?”
 
    小n点点头,这不是多此一问么,第一次玩肯定是没杀过人啊!
 
    “这边有四个死鸡,这波低保让给你了。”其实楚生也想吃这四个低保啊,但是一想待会儿要是还要杀人,一不小心又给杀二十个,再让蓝洞给ban掉账号一天检测,这不亏大了么!
 
    而且自己吃低保,这帮水友肯定又要说,技术这么好居然还吃低保,不要脸恬不知耻!
 
    楚生早想到了,所以干脆让这个变声器大佬吃低保,然后自己悄悄切到外面吃鸡战绩查询的站,查一查这个【nsl】的真面目。
 
    “你说的死鸡是什么意思,还有低保?”小n也是不懂多问,这游戏里面的专业术语她一句也听不明白。
 
    楚生心想这家伙做戏还真的做全套,是为了打消他的疑虑,让他以为真的是个女的,然后再对他楚生骗财骗色吗?
 
    呵,可笑,我楚生是这么肤浅的人吗?
 
    “死鸡呢是进入游戏后掉线的玩家,都是离线状态所以你可以随意攻击。”
 
    “至于低保呢,是保底人头的意思,你想想这些人都是一动不动的死鸡,杀掉他们有保底击杀,这把游戏算死了也没什么关系。有些情况你辛辛苦苦二十分钟,都不一定能杀死一个人。”
 
    小n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个意思,不过这群人一开始这么斗智斗勇的吗?
 
    假装死鸡落下来然后收人头,结果遇到了同样是假装死鸡的他们这队人,最后落得一个跳崖自尽的下场,也是十分惨了。
 
    小n一拳一拳收掉了四个人头,楚生也在查询站搜了一下【nsl】的战绩,结果搜出来发现这家伙还真的一局游戏都没打过。
 
    “哇,现在人为了演戏都这么拼的吗?注册一个全新的账号过来行骗!”
 
    楚生也是吃一堑长一智,和呆槑打游戏本以为自己是全场最佳,结果公布答案之后再看自己的骚操作,跟个弱智一样。
 
    楚生到现在还认为这个小n是个演员,指不定又是哪个主播开小号在直播间里娱乐效果。
 
    切回来看到小n已经吃光了死鸡,楚生直接朝着z镇跑去,说道:“走,快点在城里搜,估计待会儿可能有人要过来。”
 
    刚才跳崖的那位东兴马仔,他的三位兄弟在光明顶,待会儿很有可能过来寻仇报复,楚生必须第一时间武装自己,为待会儿来临的战斗做准备。
 
    小n也跟在楚生屁股后面,进城之后两人隔着马路,一人搜一边。